<ruby id="lorhg"></ruby>

<button id="lorhg"><span id="lorhg"><u id="lorhg"></u></span></button>
<em id="lorhg"><acronym id="lorhg"></acronym></em>
<dd id="lorhg"></dd>
  • <rp id="lorhg"></rp>
  • <span id="lorhg"><pre id="lorhg"></pre></span>
    <em id="lorhg"></em>

    <th id="lorhg"><track id="lorhg"><rt id="lorhg"></rt></track></th>
  • <span id="lorhg"></span>

    岳陽網 >新聞中心 >國際

    唯一中國乘客,空難中幸存!身份確認
    時間:2022-11-09 14:15:36 來源:南方都市報

    當地時間11月6日8時53分,坦桑尼亞精密航空公司的運營控制中心接到通知,載有43人的PW-494號航班,在暴風雨中沒有按時抵達。

    這架原本計劃從坦桑尼亞前首都達累斯薩拉姆,飛往該國西北部卡蓋拉省布科巴地區的飛機,在接近著陸時于布科巴的維多利亞湖墜毀。24名機上人員在事故中幸存,19人不幸遇難。

    事發后,一度傳來“有中國籍乘客遇難”的消息牽動著所有人的心。11月7日,南都、N視頻記者經多方核實了解到,涉事航班上唯一一名中國籍乘客在事故中幸存,已被送往醫院接受治療無大礙。

    在企圖轉彎降落卻失敗的PW-494號航班上,中國人程鑫(化名)從雨霧彌漫的維多利亞湖上脫險;墜湖的飛機則為接連遭受打擊的非洲航空業再度蒙上陰影。

    兩天后,維多利亞湖上泛起的漣漪逐漸平靜,尚未被打撈上岸的飛機殘骸和剛剛經歷了驚魂時刻的乘客與家屬,仍在等待調查結果。

    圖片

    11月6日,救援人員在坦桑尼亞卡蓋拉省的維多利亞湖中打撈客機殘。新華社/路透

    未能飛越的維多利亞湖

    在坦桑尼亞境內高原西北緣,布科巴機場依湖而建,跑道東側緊鄰維多利亞湖,與墜機事發地點的直線距離僅約200米。

    維多利亞湖主要位于坦桑尼亞和烏干達,少部分在肯尼亞境內。按體積算,該湖是世界第九大大陸湖泊、第二大淡水湖,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熱帶湖泊和尼羅河的主要水庫。

    從地質角度來看,維多利亞湖還很年輕,大約有40萬年的歷史,它是由一個向上隆起的地殼塊阻擋向西流動的河流而形成。由于表面積大、面積淺、流入量有限,維多利亞湖的湖面環境十分容易受到天氣變化的影響。

    這一天,PW-494號航班沒能成功飛越雨霧彌漫的維多利亞湖。

    11月6日,一名幸存者回憶,飛機降落前,飛行員曾通過廣播告知乘客天氣情況,“他告訴我們,如果惡劣天氣持續下去,航班將被迫返回姆萬扎機場?!北M管收到警告,這名乘客仍樂觀地認為,情況將恢復正常。然而接下來,飛機突然墜落,湖水迅速淹沒了飛機前部。

    中國人程鑫(化名)從這場災難中幸運脫險。南都記者了解到,心理素質較好的他在事發后能夠冷靜有效應對,配合空乘人員及時順利逃脫了機艙。

    還有后排乘客回憶道,“我和其他幾名乘客一起掙扎,附近還有一名工作人員,他也在努力打開其中一扇門?!痹撁丝突貞浄Q,“我不確定是誰把門打開的,但門被打開了,我們得以逃生。救援沒有立即到達,過了一段時間,我們才被乘坐獨木舟的漁民救起?!?/p>

    現場視頻顯示,飛機墜毀后,不少人自發嘗試營救,駕駛多艘漁船趕往墜機地點。而當時PW-494號航班的大部分機身已沒入水中,僅剩機尾部分仍露出水面。

    20歲的馬賈利瓦· 杰克遜是布科巴居民,事發時他正在岸上賣沙丁魚,“我看到飛機朝穆希拉島的方向飛來飛去。當它往機場方向來的時候,掉進了湖里,離我和一些貿易伙伴的地方只有幾米遠?!苯芸诉d說,他們看到人們在飛機里瘋狂地揮手。

    另有一名目擊者看到,PW-494號航班接近布科巴機場時,飛機在能見度極低的情況下不穩定地飛行。有報道稱,這架飛機企圖在機場轉彎降落,卻不幸墜入湖中。

    傷亡情況在第二天公布。

    11月7日,坦桑尼亞精密航空公司發表聲明稱,涉事飛機載有包括1名嬰兒在內的39名乘客,以及4名機組人員,事故造成包括機長在內的19名機上人員不幸遇難。有航空專家表示,一些遇難的乘客很可能是在飛機墜湖且發動機關閉后,窒息而亡。

    墜機事故在坦桑尼亞國內引發高度關注。精密航空在7日的聲明中向事故中的乘客和機組人員的親友致以最深切的慰問。南都記者注意到,在這條公告下方,當地民眾紛紛評論,要求涉事航空公司將社交平臺的頭像和網頁更換成黑白色,以向逝者致哀。坦桑尼亞總統也通過公開賬號表示,“非常悲痛”。

    與此同時,對事故的后續調查仍在繼續。坦桑尼亞官方要求進一步核實飛機上的真實人數。涉事飛機制造商ATR也發布公告稱,有關專家正協助開展調查。

    事故發生后,精密航空已經動員了一個調查小組,由該航空公司的技術人員和坦桑尼亞民航局的代表組成。目前該小組正在布科巴,提供現場所需的任何幫助。

    成功脫險的中國公民

    墜機事故發生后引發全球關注。一度曾有消息稱,涉事航班上“有一名中國籍乘客在事故中遇難”,牽動人心。

    對此,7日上午,南都記者向多方求證。一名參與事故現場報道的當地記者先是向南都記者發來了一名中國乘客的照片,畫面中一名男子外表未有明顯受傷痕跡,對方確認,“這名中國乘客是幸存者之一,情況良好”。

    隨后,坦桑尼亞廣東(粵港澳)同鄉總會、中國駐坦桑尼亞大使館也分別向南都記者證實,該中國乘客已被送往醫院接受治療,沒有大礙。

    7日下午,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確認,中國駐坦桑尼亞使館已啟動應急處置工作,與傷者取得聯系,表示慰問并提供積極協助。

    程鑫就是這個脫險幸存的中國人。

    他是誰?為什么會出現在這趟航班上?他在事發后經歷了什么?

    7日晚,南都記者從中國路橋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坦桑尼亞辦事處獲悉,程鑫是該公司員工。

    南都記者注意到,2022年1月,中國路橋成功中標坦桑尼亞布基尼-布里吉查托國家公園段道路升級項目。該項目位于坦桑尼亞西北部卡蓋拉地區,北接烏干達,全長60公里。項目的建設將進一步改善坦桑尼亞與烏干達陸路連接,為兩國間的交通運輸和貿易往來提供助力。項目地址與此次事發的布科巴機場同在卡蓋拉省。

    當地時間6日,程鑫正是在乘坐坦桑尼亞精密航空客機返回項目時,遭遇了客機墜湖事件。

    中國路橋坦桑尼亞辦事處工作人員透露,公司一直堅持對全體員工進行突發安全事件的培訓和演練,加上員工個人心理素質較好,配合空乘人員及時順利逃脫了機艙。事發后第一時間,駐坦使館及公司總部及時對此事給予關心指導,并慰問了員工本人。目前,該員工正在接受當地醫院檢查,身體正常無大礙。

    針對這一事件,中國路橋坦桑尼亞辦事處通過南都轉達了該公司對社會各界的感謝。

    程鑫的順利脫險,與中國路橋一直以來為職工提供安全教育培訓分不開。南都記者了解到,今年7月,中國路橋2022年新入職員工培訓開學典禮在總部舉行。本次新員工入職培訓為期14天,課程涵蓋公司規章制度、職業素養、職業認知、境外安全、觀摩學習等內容。

    中國路橋的身影在當地隨處可見。南都記者注意到,由中國路橋承建的蒙內鐵路,是肯尼亞獨立以來的第一條新鐵路,且全線采用中國標準。該項目于2014年12月開工,歷時兩年半完工,總長480公里,是中國鐵路“走出去”的一大標志。

    據報道,該項目部在全線率先成立蒙內人才培訓基地,先后組織路基填筑、鉆孔樁施工、混凝土澆筑、職業安全等各項培訓86次,接受教育千余人次。此外,因中西方文化差異,中國路橋通過跨文化培訓,構建一條通往“共同價值觀”的橋梁。

    再蒙陰影的非洲航空業

    起初,布科巴機場只是維多利亞湖西岸一座不甚顯眼的小機場。

    南都記者查詢獲悉,布科巴機場曾于2010年迎來一次跑道和航站樓的改造工作。據報道,這是坦桑尼亞政府啟動的一項計劃,旨在改善該國主要和二級機場以及其他飛機場的航空基礎設施。彼時,機場曾被暫時關閉,以進行全面修復和延長飛機跑道,但工作進展一度受到天氣和地質條件的影響,直至2013年方才正式完工。

    據悉,項目完成后,布科巴機場將能夠容納更大的雙引擎渦輪螺旋槳飛機,包括精密航空常用的ATR飛機和小型噴氣式飛機。

    南都記者查詢航空數據網站了解到,如今,布科巴機場擁有一條約1400米長的跑道,編號為13/31,而跑道盡頭距離維多利亞湖岸僅約100米。

    圖片

    地圖顯示布科巴機場跑道東側緊鄰維多利亞湖。

    飛機于降落時落入湖中的意外事故并非首次發生。

    2018年9月28日,巴布亞新幾內亞紐吉尼航空公司的一架波音737-800型客機在密克羅尼西亞的楚克島國際機場降落時意外滑出跑道,沖入機場附近約135米的潟湖,導致1名乘客失蹤。飛機降落之后沉沒,船只圍繞著半沉的飛機救援乘客和機組人員。10月1日,失蹤乘客被找到并確認遇難。據事發機場經理表示,飛機曾試圖降落在Weno機場,但最終降落到了跑道前面的潟湖中。有飛行員曾表示,這條跑道只有約1832米,在該跑道上“剎車”很難。

    南都記者留意到,此次發生事故的精密航空是一家位于達累斯薩拉姆的坦桑尼亞航空公司,成立于1993年。該公司最早承攬私人包機業務,目的地包括塞倫蓋蒂國家公園、恩戈羅恩戈羅火山口、桑給巴爾等熱門旅游景點。

    2013年,精密航空曾延遲公布截至當年3月31日的財報,顯示財政年度虧損高達1890萬美元,主要原因系在2012財年的擴張“過于野心勃勃”。據報道,財報公布之時,精密航空已開始緊急尋求坦桑尼亞政府和其他投資者共約3200萬美元的救助,以支付銀行和飛機貸款。

    翌年,精密航空曾看到了繼續運營的希望。2014年,肯尼亞航空公司同意在救助計劃中向精密航空注資1000萬美元。然而,據當地媒體報道,肯尼亞航空公司原擁有精密航空41.15%的股份,若注資完成,肯尼亞航空公司的股份將增加至49%,并成為大股東。

    南都記者了解到,目前,精密航空仍由肯尼亞航空公司部分擁有,是經營國內和區域航班以及前往上述熱門旅游目的地的坦桑尼亞最大私人航空公司。

    然而,以上改變并未給精密航空的運營帶來明顯改善,這與非洲航空市場自由化程度不高有關。一名肯尼亞記者在談及非洲航空業時曾提到,長期以來,非洲國家多采取保守的航空運輸政策,抑制了非洲航空市場發展。

    “由于政府未能制定強有力的航空運輸業發展戰略,加上保護主義仍普遍存在,非洲的航空業發展仍然倍受限制?;A設施薄弱,票價高,連通性差,自由度不高等都是阻礙非洲航空業發展的挑戰。大部分非洲國家的機場基礎設施老舊,無法承載不斷增加的客流和貨運量?!边@名記者談道。

    2018年1月,非盟啟動了非洲單一航空運輸市場計劃,希望在非洲形成一體化航空運輸市場,實現非洲的航空運輸自由化,但55個非盟成員國只有23個簽署了該協議,坦桑尼亞、烏干達和布隆迪等國均未簽署。盡管非洲單一航空運輸市場協議能夠帶來經濟效益,但缺乏實施框架,因此如何在整個非洲大陸實施這一計劃仍是一大挑戰。

    坦桑尼亞航空業的大幅裁員成為新一輪沖擊。南都記者了解到,2020年,為應對疫情的影響,坦桑尼亞當地航空公司和地面服務公司曾采取一系列措施來減少運營成本,包括裁員、削減現有員工工資以及安排一些員工進行帶薪或無薪休假。據悉,精密航空當時擁有500名員工,50%以上員工被減薪,部分員工被要求無薪休假。

    如今,事故調查仍未明晰,墜落在維多利亞湖面的一架ATR42-500飛機,無疑為這家航空公司的未來蒙上了一層更大的陰影。

    (編輯:江浩玉)

    <ruby id="lorhg"></ruby>

    <button id="lorhg"><span id="lorhg"><u id="lorhg"></u></span></button>
    <em id="lorhg"><acronym id="lorhg"></acronym></em>
    <dd id="lorhg"></dd>
  • <rp id="lorhg"></rp>
  • <span id="lorhg"><pre id="lorhg"></pre></span>
    <em id="lorhg"></em>

    <th id="lorhg"><track id="lorhg"><rt id="lorhg"></rt></track></th>
  • <span id="lorhg"></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