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陽網 >文化 >悅讀

臨湘籍央視主持人王欣配音楊開慧
時間:2022-03-14 15:45:53 來源:岳陽日報特稿部


1229564355.jpg

□楊志宏


“是中央電視臺主持人王欣嗎?您好,我是張藝謀導演團隊的助理,邀請您來我部,商議在大型舞臺情景劇《最憶韶山沖》中,請您為毛主席的愛人楊開慧臺詞配音朗誦的事。謝謝!”

回憶起2020年1月8日,那個飄雪的下午,這個驚喜,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在央視工作二十多年,酷愛讀書和朗誦藝術的王欣(臨湘籍),頻頻出現在全國各地的舞臺上,以穩健大氣的臺風、收放自如的個性化朗誦,在京城朗誦藝術界頗有名氣。

《最憶韶山沖》,楊開慧烈士,著名導演張藝謀,朗誦臺詞,這一切在王欣的腦海里飛速旋轉。一個絕好的綻放機會,如同漫天的晶瑩雪花,撲面而來。由此,開啟了她六百多個日日夜夜,逐漸走進那個殘酷而又絢麗的紅色年代,走進毛澤東、楊開慧繾綣而溫馨的情感世界!


字里行間情深似海

三張A4的紙,滿是《最憶韶山沖》中楊開慧的朗誦臺詞,字字珠璣,意蘊豐贍。曾經在一個又一個舞臺上,朗誦過泰戈爾、冰心、張愛玲和舒婷等許多名家力作的王欣,掂量出它非同一般的沉甸。

《最憶韶山沖》的執行導演王醒笑問:怎么樣?找到感覺了嗎?王欣沉吟不語。面對九十多年前偉人愛妻深沉而浪漫的情書心語,生于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的王欣,似懂非懂?!巴鯇?,請給我一些時間,我需要做大量的功課,這次朗誦對于我來說,是一次全新的挑戰!”

于是,張藝謀團隊請王欣用長沙話和普通話試錄,效果都不十分理想,畢竟她從岳陽廣電到央視工作已二十多年。于是,她請在長沙工作的妹妹,用方言朗誦臺詞,尋覓“湘音”的感覺。她大量收集關于楊開慧烈士的文章、圖書和影視資料,一遍又一遍觀看、揣摩。

“張導對我的朗誦幾乎沒有預先設限,讓我有充分發揮的可能性和想象力。在不斷朗誦臺詞中,我逐漸找到了一些感覺。從紙上文字,轉換為聲音形象,二度創作,仿佛楊開慧烈士就是我,我就是她,沉浸式投入到深邃的情感之中,一步一步,漸漸找到了共鳴!” 她說。

作為湖南省和湘潭市與張藝謀團隊合作的大型重點文旅項目,詩音光影紅色大劇《最憶韶山沖》籌備數年,原計劃在2020年12月26日毛澤東誕辰127周年的日子在韶山首演,因新冠肺炎疫情等原因,演出推遲。完美主義者張藝謀,借此要求對全劇進行一次全面調整,楊開慧烈士臺詞也有比較大的修改。

“這就意味著一切推倒重來,修改后的臺詞更加富有語言張力和情感深度,更加符合那個年代夫妻之間表達情感的特點!” 就在拿到新臺詞文本時,王欣的工作崗位也發生了變化,從一位節目主持人,成為頻道新媒體團隊的管理者。她一邊要適應工作角色的轉變,一邊要再次解析和吟誦新臺詞。這是一個“回爐再造”的過程,每時每刻,她都隨身帶著臺詞,紙上密密麻麻寫滿了標注和提示。

在辦公室和家里的客廳,擺滿了毛澤東和楊開慧在一起的各種畫像、她和三個幼子的合影。王欣品讀毛澤東那首著名的詞作《蝶戀花·答李淑一》,看似龍飛鳳舞的筆墨之間,蘊藏著綿延的思妻深情。

淚灑江天,傾盆如雨,那是多么的悵然和悲戚啊。當年,毛澤東在井岡山得知愛妻慘遭槍殺的消息,悲痛萬分,“開慧之死,百身莫贖”!王欣說:“兩年來,我就像是抱著一團火,經歷了春夏秋冬,在新臺詞中,我深深感受到了那相依相戀、纏綿悱惻的真摯情愫!”


一段吟誦萬千眷戀

也就是在和張藝謀團隊近兩年的磨合中,王欣真正感受到了“張藝謀旋風”。作為2008北京奧運會和今年北京冬奧會開、閉幕式等一系列重大活動的總策劃、總導演,張導開闊的藝術視野和對藝術的極致追求,給王欣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她說:“張導對楊開慧烈士臺詞的整體結構,都進行了細致的推敲。我的每一次錄音,他反復聽了以后,都不置可否。他的助理總是告訴我,張導聽過了,他總是問我們,朗誦走進人物內心里面了嗎?現在的觀眾能體察到那個年代真摯的表達嗎?是不是請王欣老師再錄一遍,不用急,慢工出細活!”

盛名之下的張導,對于藝演活動中的任何失誤和瑕疵,他都堅持零容忍原則?!坝袝r候,我會忽然接到執行導演王醒的電話,王老師,麻煩你,張導建議楊開慧烈士臺詞的第二段,還需要修改、朗誦,我馬上發給你最新的臺詞文本!” 她回憶道。

505432508.jpg

面對新臺詞,有的部分王欣也有難以突破瓶頸的時候,于是她想到了母校中國傳媒大學播音系,便“馬不停蹄”地向著名朗誦藝術家張家聲、瞿弦和、羅莉、楊令燕、曲敬國和連續(《最憶韶山沖》中毛澤東臺詞朗誦者)請教,從他們那里獲得朗誦藝術的“真經”,那紙上的文字一個又一個“站立”了起來,迸發出屬于它們的聲音——楊開慧烈士句句含情的傾述!

王欣兼任中國電視藝術交流協會主播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中國詩歌學會朗誦演唱專業委員會委員,曾在舞臺上用聲音成功塑造了李清照、蕭紅、林徽因、丁玲等巾幗著名女性形象,這一次,她傾盡全力,對臺詞進行全新詮釋,讓觀眾聽到了一個不一樣的“楊開慧”。

王欣深有感觸地說:“朗誦藝術的審美根源來自創造,文本是基礎,聲音是媒介。聲音的運用、情感的把握,考驗的是細膩的敏感度和極大的耐心。當你進入到一個大的舞臺藝術工程的時候,必須要拋去自己的藝術個性,甚至是慣性,力保舞臺藝術風格的整體需求!”


生離死別義薄云天

韶山,毛澤東主席故居,翠峰荷塘,稻菽千重,幾間土屋,刀耕火種,對于王欣來說,這是一個似乎遙遠的記憶。還是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她曾和父母一起,瞻仰這世人矚目的光輝之地。

王欣也曾來到長沙清水塘,毛澤東和楊開慧一家的故居。桂花清香,香樟遮天,小窗木床,書房餐桌,仿佛能聽到他們對新中國的美好憧憬。書香墨跡,茶杯煙缸,一篇篇雄文在這里揮就,是吶喊,是力量,是方向!“我在那個簡陋卻又溫馨的家里,坐了很久,想了很多,也找到了對很多問題的答案!” 王欣在日記中寫道。

1787655344.jpg

王欣從資料中得知,毛澤東秋收起義后上了井岡山,此后三年間,楊開慧帶著三個年幼的孩子,在長沙、板倉一帶堅持地下工作。夫妻天各一方,說不盡的思念,道不完的牽掛。1990年3月,人們在修繕楊開慧故居時,在磚縫中意外發現了她寫的《偶感》詩及多篇書信手稿。

楊開慧在五言詩《偶感》里向著崇山峻嶺中的最愛深情詠吟:“天陰起朔風,濃寒入肌骨。念茲遠行人,平波突起伏。足疾已否痊,寒衣是否備?孤眠誰愛護,是否亦凄苦?書信不可通,欲問無人語。恨無雙飛翮,飛去見茲人。茲人不得見,惆悵無已時。良朋盡如此,數亦何聊聊。念我遠方人,復及數良朋。心懷長郁郁,何日重相逢?!?/p>

讓人們痛惜的是,當發現這些字字含淚、句句蘊情的文稿,楊開慧已犧牲60多年,毛澤東逝世14年。妻子留給丈夫的信,丈夫永遠都沒有看到。王欣說:“楊開慧不幸被捕后,歷盡嚴刑拷打,湖南軍閥何鍵威脅利誘,只要她發表一個聲明,與毛澤東脫離關系,她和孩子們就可恢復自由,否則,將執行極刑。她斬釘截鐵回答,我和我深愛的他永遠都不會分離,砍頭何所懼,革命者視死如歸!” 義正嚴辭,擲地有聲。

一個優秀的朗誦者應該是一個“好容器”,能夠將一個個舞臺角色的情感,裝到自己的“身體和精神世界”之中去,對此,王欣深有體會。面對新臺詞,必須徹底“打碎自己,清零重組” ,將過去固化的朗誦風格和表達程式放在一邊,只有這樣,才能用聲音去塑造一個豐滿的楊開慧烈士形象。

隨著2021年12月25日《最憶韶山沖》的首演,王欣成功為舞臺上的楊開慧烈士“發聲”,那深情、深沉和深入的朗誦,使她和“楊開慧”融為一體,舉手投足,恰到好處,現場很多觀眾感同身受,潸然淚下。著名導演張藝謀特讓王醒導演,轉達他對王欣朗誦狀態的高度贊賞。

“當我從電視新聞中看到《最憶韶山沖》恢宏壯美的演出畫面,楊開慧烈士的心聲回蕩在劇場,兩年來,我第一次熱淚盈眶,感到莫大的欣慰,我沒有辜負張藝謀導演和廣大觀眾,最重要的是,我以這種獨特的形式,向楊開慧烈士表達了由衷的致敬!”她說。



(編輯:黃梅)
越南小少妇bbwbbwbb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