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bu4cd"><noscript id="bu4cd"></noscript></tbody>
    2. <legend id="bu4cd"></legend>

      <dd id="bu4cd"><track id="bu4cd"></track></dd>

    3. 岳陽網 >文化

      凌 煙|香得醉人的炒米粉
      時間:2022-02-13 13:10:13 來源:岳陽日報全媒體采訪中心

      香得醉人的炒米粉

      ◎凌 煙

      Snipaste_2022-02-13_12-52-11.png

      兩塊厚厚的花崗巖,被開鑿成圓形的磨盤,配上扶杠和磨架,就是一部農耕時代幾乎萬能的糧食加工機器。 讀楊孟芳的《磨》,好像又一次踏進民俗博物館。

      北方的磨用驢拉,因為人多供應量大;南方的磨用人力推,一家人小打小鬧,特別在糧食短缺的年代,磨一點米吃一點糊糊,有時候添點野菜便打發一餐。母親手中的磨,圓潤光滑,小巧精致,大概就屬于這一種。

      悠悠地轉著

      磨出來

      金黃色的米粉

      磨出來

      香噴噴的生活

      磨爛了太陽

      成了夜里的星星

      磨爛了星星

      成了母親面前的曙光

      慢慢地

      我吃著米粉長大了

      長大

      走進了一個城市

      城市是不要石磨的呀

      面包和牛奶

      養活著我

      難道母親不知道嗎

      老是郵給我

      沒完沒了的包裹

      悠悠地轉著

      磨出來

      母親的思念

      磨出來

      一支祖傳的歌

      ——楊孟芳:《磨》

      不管是大磨小磨,驢拉的還是人推的,磨出來的炒米粉都是同樣香噴噴。在詩人心中,勤勞而智慧的母親磨出的米粉不僅滲透著自己的體力、汗水、心血,而且融匯了夕陽到曙光整個夜以繼日天和地的精華,凝聚著母愛的神韻和生命的密碼。詩的第二節是全詩的華彩樂段,詩人用連續幾個鏗鏘有力的迭句勾勒出一生勤勞節儉含苦茹辛的母親的鮮明形象,精彩得讓我們從她臉上每一條皺紋里都可以讀到太陽、月亮和星星的閃光。

      如今,擺脫貧困的家庭,炒米粉不再是充饑之物了。尤其“城市是不需要石磨的呀”,為什么母親還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老是郵來沒完沒了的包裹”呢?詩人沒有忘記:陪伴我的雖是洋派的面包牛奶,可生我養我的是石磨磨出來的炒米粉,曾經,是它替代母親干枯的乳汁留給我一線生機,是它幫我度過童年饑腸轆轆的歲月,是它在我離家求學的路途中為我不斷制造香噴噴的驚喜。我的皮膚、我的骨骼、我的血脈、我的心靈,都離不開這代代相傳的民族營養之根。

      雨果說:“女人固然脆弱,但母親卻很堅強?!北M管他或許沒有看到過中國母親推磨的形象。

      善于捕捉生活的細節來表現母愛與鄉愁,始終是楊孟芳寫詩的個性與特色。從一個個具體的細節落筆,拓展其中深刻的含義,沒有大話、套話、空話,用真情首先打動自己然后再去感動別人。在詩中,“炒米粉”“郵包”甚至“太陽”“星星”“曙光”都是詩人看似信手拈來的物象,構成一幀幀畫面高速刷屏,讓人目不睱接,大膽渲染為母愛折射出耀眼光澤,幻化成詩中有血有肉的精氣神。

      懷念石磨,懷念母親,懷念炒米粉?!白鎮鞯摹背疵追郯?,伴隨著磨出來的古老歌謠,在那個已經遠去的年代,曾經香得醉人!

      (編輯:李鈺丹)

        1. <tbody id="bu4cd"><noscript id="bu4cd"></noscript></tbody>
        2. <legend id="bu4cd"></legend>

          <dd id="bu4cd"><track id="bu4cd"></track></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