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陽網 >文化

?鄒 栗 | 甜酒沖雞蛋
時間:2022-01-10 15:37:50 來源:岳陽日報全媒體采訪中心




□鄒 栗

以前,老有人對我說,你體質虛弱,吃點甜酒沖蛋,很補的。我總是不置可否地笑笑。太麻煩了,再說,那酒味,誰受得了。

去年正月里,在友人家喝過一杯,白白的糯米、金黃的蛋花、稠稠的湯……還有,那種清清淡淡的酒香,似乎是,一種誘惑。然后,居然就,不可遏制地愛上了它。

喜歡上甜酒沖蛋,大概,也不真就是它的味道有多美。只是,在那幾天里,莫名其妙地想喝一碗,有時候,很多事情,是沒有理由的??墒?,朋友卻說,不能吃??!你現在這種特殊情況……

于是,對甜酒沖蛋那種強烈的渴念,就漸漸地壓了下來。

誰知道呢?世事難料。

手術后,好友托其母親送來一大碗甜酒。是糙米做的,看相不好。米粒不夠白凈,還有些黑米,一粒一粒,顆顆分明,沒甚酒味,仔細一看,與一碗剩飯沒有區別。我忐忑地試著做了一碗,一嘗,這是什么?一沒甜味,二沒酒味,充其量就是在嚼米飯而已,只不過比一般的米飯要硬一些,好像還有些筋道。

我不甘心。第二天又煮了一碗。這次,我放了較多的水,把那甜酒往開水中一倒,然后,大火伺候,煮了十來分鐘,水都快沒了,米粒散著象牙色的光暈在鍋中上下翻騰……一嘗,嘿!味道不錯!雖則還是沒有甜味,也缺少酒香,但那味道,那叫一個純正,原汁原味的。實質上,就是無味,但這無味,反倒叫人不斷回味?;匚稛o窮。

今天又煮了一碗甜酒。煮得極好,糯軟香甜。這是母親送來的,滿滿的,一大罐,但卻不是她做的,是姨媽做的。母親不會做甜酒,就黑早搭車去姨媽家。去姨媽家的車子,一天只有一趟。必須早上六點去半里路的岔口等,去遲了,車便沒有了。然后,母親拿了甜酒,還捎帶上姨媽強行給的好幾十個土雞蛋,一路小心地趕來。我知道,從姨媽那里到公田,要轉三次車。先是從關王橋至獅山,再由獅山搭進化的車到十六公里,再轉榮家灣至公田的車。那天,下著大雨。那天,母親還捎了一大袋的蔬菜來。我還在床上的時候,聽到了母親的說話聲。我起床,看了一下墻上的掛鐘,七點三十五。母親背著她的斜挎包,左手一個袋,右手一個袋,都裝得滿滿的。雨停了?我問。早就停了,我還帶了把傘。母親把菜往廚房里送,又說,你去床上躺著吧。我看了母親一眼,她的大半個袖子,濕著了。我默默地進了臥室。

甜酒沖雞蛋,又做好了。一股淡淡的酒香撲鼻而來。我迫不及待地嘗了一口。味道還不錯,綿綿的、軟軟的,韻味悠長。忽然記起一句廣告詞:“銀鷺,愛的味道!”

心念一動,甜酒沖雞蛋,愛的味道,友情的味道……


(編輯:江浩玉)
越南小少妇bbwbbwbb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