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陽網 >文化

葛取兵 | ?鄉間小名:一根溫暖的鄉情脈絡
時間:2022-01-10 15:37:49 來源:岳陽日報全媒體采訪中心

□葛取兵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尊姓大名,或高雅,或俗氣,但每個名字都飽含著家人的希望,雅也好,俗也好,都包裹著一種真真切切的意義。在老家,鄉親多喊小名。很親切,如鄉村泡上的一杯洗水茶,有一種泥土的馨香。

我的父親是鄉下的一名鐵匠,鄉親們都叫他葛師傅。我就是在叮叮當當的打鐵聲中長大的。我在兄弟間排名老四。聽母親講,我出生時正是早上8點多鐘,臘月時節,春節的氣味漸濃。那天太陽初升,溫暖著我到這個世界上的第一個時刻。當我呱呱落地時,屋外正響著歡天喜地的鑼鼓,當然不是慶祝我的出生,我家只是一個貧窮的手工匠,還沒有這樣高規格的儀式。這鑼鼓是村里送兵到鄉政府。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當兵是何等的榮耀,“一人當兵,全家光榮”。誰家出了當兵的人,家里人走路都是昂著頭挺著胸,說話的嗓門絕對提高了幾個分貝。那高興勁,八九十年代出生的人是想象不到的。正如八十年代考取了師范、農校,九十年代考了個大專,現在就是考上重本。我一身泥土味的爺爺奶奶、父母均沒有進過學堂門,不識字,睜眼瞎,肚子里沒有一滴墨水,想不出什么高雅氣勢的名字,也沒有余錢剩米請村里“秀才”取名。一合計,給我取了名字“啟兵”,“啟”是派行,“成大啟先”,父親常這樣念,這是家譜上排名。只是在上戶口時,父親不識字,派出所的警察叔叔,給我們改成了現在的“取”字。沒辦法,就將錯就錯,沿用至今了。在農村按“字輩譜”命名的方式,飽蘸著一種濃厚的宗族觀念,如一根長長的瓜藤串聯著幾代人甚至數十代人之間的血緣親情,年年歲歲在那塊熟稔的土地上生根發芽,開花結果。

名字,其實就是泥土中的一粒種子。

姓是父母給你帶來的,從娘肚子出來,你呱呱落地之時,就注定你姓什么了,沒有商量更改的余地,不管是貧窮,還是富裕,再窮你一生下來就擁了一個姓,再富,你也只能是一個姓,不能說我家有錢,多買幾個姓來,天下的美姓統統掛在名下。出生在朱家,你就只能姓朱,出生王家,你就姓王了。當然以后你過繼別家,改姓是另當別論了。鄉下人不止一個名字,除一個書面語,成為上族譜、寫契約、辦婚書的名字,正正規規,如大寫的正楷字,一筆一畫。但是鄉下人從出生到死,還有很多的稱謂,也叫乳名、奶名、小名,如鄉下老家的俗語。我從穿開襠褲,一直到青皮小伙子,鄉人都喊我“兵婆”。在鄉下老家,男孩都帶一個“婆”字,女孩子哩,則是“丫”,比如,什么“國婆”“偉丫”之類,有時也有動物的名字取代,說是動物名,貴人命,如狗婆、雞婆等;也有按兄弟排行喊的。我家隔壁的喻爹,有五個兒子,就叫大跎子、二跎子、三跎子、五跎子、六跎子。偏偏沒有四跎子,不曉得為什么。直到前兩年,突然冒出了一個女兒來,是別人的老婆生的,大家才恍然大悟,要是當年只怕要炸掉半個屋場,只不過現在這樣的事多了,習以為常,沒當回事。喻爹已不在人世,看來他還是留了一個玄機。還有一種叫法,就是按你的外形取號的。我小時候全身黑不溜秋的,鄰居笑我是“放在煤炭里尋不到手”,哈哈,精彩的比喻,怪不得別人就叫我“黑皮”。我玩得最要好的一個伙伴,睡覺時頭未枕好,有點扁,鄉人叫他“扁腦殼”??上А氨饽X殼”命不長,剛過50歲就因病去了,究其因就是好喝兩口“貓尿”。還有一個伙伴,說話有點口吃,就叫他“結巴里”。這些名字一叫就是幾十年,非要等你娶了媳婦,生了娃崽,鄉親們才不叫了。有時還要逗你的孩子們叫。當娃崽用脆脆的童音喊著自己的小名,心里也是別有一番風味。既是做了爺爺奶奶,你的小名也要讓左鄰右舍,拿出來給孫輩們當作茶余飯后的笑料。

小名叫慣了,大名竟也讓人給忘了。到鄉下找人,一般不要用大名,一定要用小名,才找得到。我記得我家隔壁的三跎子招工進了城,成了城里人。有一次他的一個同事到我們這個地方出差,他委托帶點東西回家,他到我們鎮子里打聽,用的是他的大名,一連問了幾個人,都搖頭說不知道。更為可笑的是,他竟然問到了他的爺老子,他爺老子說,好像沒有這個人。后來這個故事成為一時笑談。有時鄉下親戚跑到我的辦公室,大呼大叫,“兵婆”“兵婆”,搞得我好不尷尬。再尷尬,也不能掛臉色,不然的話,鄉下的爺們會說擺架子,下次回老家,你的耳根就不清靜了,保準裝滿風涼話,讓你滿臉賠笑,心中卻呼呼地刮著北風——涼快。

對于我的名字,讀初中時,覺得太土氣,于是,把名字改成了“彬”“斌”“賓”“冰”。不管怎么改,父母親卻還是用這個名字,他們只認得這個“兵”字。1988年國家開始辦第一代身份證,在派出所父母報我的名字就是“取兵”。后來我參加工作,發現名字與居民身份證不對,由此吃了不少苦頭。那時愛上寫作,還向報刊投稿。想不到真的發了一篇豆腐塊,報社寄來了10元錢,樂呵呵跑到郵局,結果匯款單上的名字與身份證上的不同,不能取。要到單位打個證明才能領。那時我工作單位在郊區,又不通公交車,也沒有像現在到處有的士或摩托車,剛參加工作,又沒錢買單車,上一趟街跑好幾里路。沒辦法,只好又跑到廠子里,打了證明。哎呀,一想,其實名字也只是一個證明,一個符號而已,就像商品的編號,1、2、3、4號而已,于是就把名字改過來了,還是叫葛取兵。如今,我不僅寫文章用的是這個名字,上網、聊天、設博客、微信,通通用的是真名。真的有“坐不更名,行不改姓”的大俠風范。

女兒出生后,也沒有刻意去翻書查字典,取什么動聽的名字,我老婆說,孩子有一半的功勞是她的,名字一定要包含進去。我一想,很簡單,就用我們的姓氏吧。老婆說,行。我的女兒就叫葛汪。沒有什么深刻的意義,只是一個個體生命的簡單代號而已。姓名就是一個人獨特的代表符號。

“雁過留聲,人過留名?!焙芏嗳撕苷湎ё约旱男彰?,但一個人在人生中的分量如何舉足輕重,不是名字所給予的,構成一個人最重要的人生價值載體,應該是在人生中為人為事的道德內涵。

(編輯:江浩玉)
越南小少妇bbwbbwbbw